74

      责。”

    像我这样的业界良心怎么会随便发刀呢

    强行he【绝对不是因为怂了

    PS.三更=3=

    少主难为29(H)

    八月丹桂初发,空气中刚有了些许秋日的凉意,琅琊城中,已是满城桂香,幽荡十里。

    这座江东雄城临山踞水,有三寺四观,五湖六桥,十二处琅琊胜景。叱咤江湖的大侠隐居于此,饱读诗书的大儒结庐

    为境,豪商、巨宦、名侠熙熙攘攘,来来往往,天下三大城,琅琊不是占地最广的,不是风景最美的,但绝对是最

    繁华,最具有烟火与江湖气息的所在。

    在这样的一座城市里,任何传闻在头一天轰动全城,次日总是会被快速遗忘,换上新的,更劲爆的消息,只除了与一个

    人有关的事,街头巷尾无论何时都会议论纷纷,那就是琅琊少主顾子熙。

    “听说了吗,少主回城了。”

    "听说了吗,少主要成亲了。“

    “听说了吗 ,少主和云梦谷结了盟。

    满城里从仲春一直议论到初秋,城主府中那场盛大的婚礼都结束了好几个月,众人依旧津津乐道,只是讨论的话题变

    成了少主夫人什么时候有孕,今天又有哪几个小姑娘想不开一哭二闹三上吊。

    “要我说,自从少主跟云梦谷结盟,咱们琅琊城里也清净了许多。”

    以云梦谷在武林中的超然地位,两大势力有来有往,此前江东的紧张局势顿时有所缓解。加之朝廷因为宁王之事

    服软,呈现出收缩之态,江湖庙堂,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平和。

    "就是小医仙自从嫁进来 ,从不抛头露面,我还想着打着治病的幌子去瞧一瞧,若是能说上几句话,这一趟就值了。

    "你可别做梦了,那是少主夫人,也是你能肖想的?”

    茶楼酒肆间,小道消息乱飞,日日派人暗中打探,见一切正常,孟然的心才算放下。

    她得了顾子熙的内力,如今琅琊城大大小小的事,需要出面的一概都是她处理,顾子熙经过几个月的精心调养,余毒尽

    消,身体痊愈,只是再也没有一分一毫的武功了。

    每每想起此事,她心中便止不住地黯然。初见之时,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人人皆知的武学奇才,一流高手,如今却连江

    湖闲汉都打不过。

    顾子熙倒是淡然的很:“你既然知道我于武道一途上是天才,又有什么好担心的。以前我花了十六年,如今不过是又

    一个十六年罢了。”

    说罢,他还挑了挑眉:“如我这般人中龙凤,一时的碍难,抬脚就能跨过去。”

    如此傲慢自恋,若是以前,孟然早就一个白眼丢过去了,如今她又何尝不明白,顾子熙是在宽慰她。

    “好啦好啦,你是天才。”无奈地笑着,她把吹凉的药盏塞进男人手里,“喝药。”

    “你喂我。”某人将手一摊,似笑非笑。

    师兄在旁边。

    “咳,”正蹲在廊下的谢来猛咳一声,“天气不错,我出去散散步。”说罢便刷一下消失无踪。

    “他走了。”

    孟然好气又好笑,还是拿起调羹,一勺一勺地细心喂给顾子熙。这是卿云岫特意研究出来的方子,能修复损伤的经

    脉,甚至洗筋伐髓。( 018

    谢来特意将药方和药引送来,在琅琊城住了一段时间。经过那次变故,他如今也比以前成熟许多,不再四处游历玩乐,而

    是沉下心来待在谷中,帮助师父处理门派事务,以备再过几年接下掌门之位。

    有了这药方,配合琅琊城的绝顶心法,再加上顾子熙的悟性与勤奋,到了九月间,他内力已恢复了原本的一成。

    这日清晨,顾子熙照例在花园里练剑。

    曦光初绽,但见树影

    roushuwu.

    婆娑,枝叶扰动间,长剑如同一泓秋水,时而划出碧波万顷,时而绘下帆影层叠,这一套听潮剑由他使来,一招一

    式依旧如往日那般,凌厉中带着飘逸,如今更多几分洒然。

    孟然站在廊下默默观看,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接着。”

    忽然,顾子熙挑起另一把长剑,掷向她手中:“还记得我以前教你练武吗?”

    “记得。”孟然轻松抓住剑鞘,握在手中。

    “我还没有验收过结果,你陪我喂招。”

    “好。”

    只是招式的比拼,不需使出内力,孟然脚下一滑,飘然落入花园中,长剑递出,剑花零落。她在习武一道上并未松

    懈,如今对自己的剑法也颇有几分信心。

    只是越战,心中越觉讶异,若不论内力,顾子熙竟比以前更强了。他的剑招随心而动,信手拈来,正是如他当初所

    言那般,由繁至简,以一理化百理。

    心中不由自主涌出喜悦与自豪,之前他宽慰她,何尝不是因为他本身就极有自信?名动天下的琅琊少主,永远有他

    骄傲的资本。

    念头闪过,孟然情不自禁便分了神,趁此机会,长剑铛一声将她剑柄荡开,顾子熙反手前拉,将她带进怀中:“想

    什么?虽然是喂招,也要专心。”

    少女笑得狡黠又诚恳:“我在想,你真厉害。”

    这样的自信强大,这世间恐怕没有能难倒他的事。

    “那是自然,”顾子熙微微一笑,“为夫的厉害,娘子不知早就知道了。”

    此言一出,孟然不由白他一眼:“认真夸你呢,又说什么浑话。”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厉害”是哪个“厉害”。

    “浑话?”他一扬手,将长剑准确地掷回了架子上,铁臂环住少女纤细的腰肢,有着些微汗意的前额贴了上

    去,“莫非然然觉得夫君还不够厉害?”

    呼吸间,他身上幽淡的苏合香和那热意一道,纠缠若此,难分难舍。那是一种奇异的气息,不算好闻,钻进鼻子

    里,却教人一下子连心都酥了。

    “……我,没有。”

    “没有什么?”

    长指沿着修长脖颈下的山峦起伏滑动,到底失了内力,所以只是一番切磋,顾子熙的呼吸便粗重了几分,他不再如

    往日那般随时随地都显得闲适自若,衣衫微汗,现出布料下结实有力的健躯,指尖停在乳丘上,重重一按——

    “嗯……夫君,我……我们回屋去。”

    “嗯,好。”

    嘴里答应着,他却把娇妻按在树下,含着她的小嘴便吻了上去。

    “唔……嗯,嗯唔……”

    晨风拂动,鸟雀啾鸣,少女白皙圆润的香肩露了出来,高耸挺翘的雪乳露了出来,平坦光洁的小腹也露了出来……

    顾子熙细细密密地吻着,忽然想起当初他误会她为了谢来逃跑之事。

    那时他嫉恨不已,甚至想过要在光天化日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她占有,她便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