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卷阅读1_今天你睡了吗[快穿]

    试镜”小然,起来没?”

    “赶紧收拾好,地址我微信发给你了。”

    “九点钟,千万不要迟到。” 孟然打开面前那扇掉漆的防盗门,抬手捋了捋额前落下来的碎发,一边穿鞋,一边

    回答手机另一端那个人的问题:”苏姐,别担心,我今天一定好好表现。” 听筒里传来一声叹息:”我能不担心吗,你….,” 顿了顿,被称

    做“苏姐“的女人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把已经叮嘱了无数次的话叉重复了—遍:

    “这个角色对你很重要,虽然是女四号,但在剧本前期的戏份很吃重。而且这个人物性格复杂,你要是表现得好,

    说不定比女二女三还要出彩。”

    “陈导你也知道,已经有五年没有拍电视剧了。这次跟星恒合作,大投资,大班底,就算戏播出来之后你没红,对

    你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经历。””好好把握,知道吗?””陈导会亲自参加试镜,我把你以前的表演视频发给了副导演,他说会找时间给陈导看的。只要他看过,就会对你

    有印象,这是你的机会。“ 说到最后,女人像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小然,我相信你。“

    .xyuzhaiwu.xyz

    我相信你…,.

    坐在试镜室外的走廊里,孟然攥着工作人员发给她的矿泉水,脑海里似乎还在回荡那句话。 又一个穿着入时、身

    姿窈窕的姑娘从她面前走了过去,这是第三十五个,到目前为止,每一个进入那间屋子的人都面色沮丧地走了出

    来。 她身旁坐着的女孩子看起来紧张极了,不停地呼气吸气,拉扯着自己没有一丝褶皱的裙摆,连手指尖都在颤

    抖。 但是孟然没有丝毫异样,她面色平静,只是眼神有些恍惚。她应该是那个最紧张的人才对,这是她的机会,

    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她恐怕自己也没有办法再爬起来了。

    “三十七号。” 一个工作人员打开门,方才那个姑娘就站在他身后,脸上是一副要哭出来的神情,距离她走进

    去,才刚刚过去五分钟。 工作人员没有理会她,环视走廊一周:”孟然。” 孟然站了起来,朝工作人员露出礼

    貌的笑容:“谢谢,我就是。””唔。”工作人员瞥了她一眼,“跟我进来。” 试镜室很大,像是—个套间改造的,外面是空旷的客厅,转过隔

    断,才能看到里面摆着的桌子和一台摄像机。 孟然努力不让自己去注视那台黑色的机器,甚至连眼神都有些放空

    了,但她的脸上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朝坐在桌后的几人深深鞠了一躬:”陈导好,各位老师好。”

    “嗯。” 坐在中间的是导演陈字洋,他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听到站在一旁的副导演说:“陈老师,这是三十七号

    孟然,乐天娱乐选送。”

    “乐夭?孟然……”这个名字似乎让陈宇洋想起了点什么,他示意副导演,”是上次那个带子?” 得到副导演的

    肯定,他才对站在不远处的女孩产生了一点兴趣:“我看过苏眠送来的带子,她说那是你大二时的表演?”

    “是的,”孟然回答,她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很轻柔,但确保房间里每个人都能听到,“我课余喜欢自己排演一些

    表演片段,让陈导见笑了。”

    “我觉得很好,”陈宇洋是个见才心喜的人,似乎是不想让人认为自己太偏颇,他又加了一句,“对一个学生来

    说,很不错。”

    孟然心中一喜,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失态:“谢谢您的赞赏,我毕业已经一年了,有一些表演经验,我觉得……自

    己可以表现得比那时候更好。”

    她的言辞有点大胆,陈宇洋却并不生气。在试镜之前,孟然研究了众多资料,稍微摸透了一些这位名导的脾气。

    爱才,也乐于培养那些有天赋的演员,加上脾气不错,只要有实力,他就会很好说话。当然,前提是有足够的实

    力。

    “好,”陈宇洋显得更加有兴趣了,“三个片段,选择其中一个,你只有四分钟的准备时间,不要让我失望。”

    接过副导演递来的剧本,快速浏览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孟然闭上了眼睛。

    四周安静了下来,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还有那轻微的,摄像机运转的嗡鸣。

    不要去注意它,孟然,她告诉自己,就像你在视频里表现得那样,就像你独自一人排练时那样,只要将那个机器当

    做不存在就可以了。

    她睁开双眼,眸中一片澄澈。

    下一刻,那双黑瞳中迅速换上了狠戾。

    “贱人。”女孩冷冷地说,她看着空无一人的眼前,就像那里站着一个教她恨之入骨的女人。

    “你以为这么做,就能得到皇上的宠爱?”

    她动了,一步一步地,冷漠又高傲地走到“那个女人”面前。

    “你不明白,皇上要的是什么。”这个时候,她眼中的狠厉依旧没有褪去,但陈宇洋注意到,那狠厉中又染上了几

    分得意,“——而你,缺少的又是什么。”

    果然是个好苗子,陈宇洋一下坐直了身体,视线飞快掠过桌上的演员简历,怎么这种苗子,之前只在烂片里打过几

    次酱油?

    心念电转,他的注意重新放在了孟然的表演上。

    台词、仪态、临场反应能力,全都无可挑剔,再加上对人物的精准把握……

    此时孟然已经吐出了下一句台词:“但是,你没有的东西,我有。”

    “我希望你明白,你是什么身份,我……”

    忽然,她的话顿住了。

    不知在什么时候,一个工作人员在副导演的示意下走到摄像机后,调整了镜头的角度。或许他是想更好地拍摄孟然

    的表演,但这也恰恰让镜头对准了孟然。

    “……我又是什么身份。”

    飞快错开视线,孟然继续念着台词。但刚才那短暂的停顿,已经让陈宇洋皱起了眉。

    刚糟糕的还在后面,镜头缓缓转动,几番调试,追逐着站在场中的女孩。

    如影随形的感觉又来了,额头渗出汗水,孟然发现自己的气息开始不稳:

    “你只是个贱婢,靠着皇后娘娘的提携爬到现在,你该安安心心地,当她的一条狗。”

    她的声音不知在什么时候染上了颤抖,急促的呼吸让她本来清晰无比的台词出现了含混,她努力不想让自己暴露出

    异常,可哪怕是那个工作人员,也注意到她脸上露出了本不该出现的恐惧。

    “陈导……”副导演压低声音,这是演崩了?

    虽然有些奇怪,但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他应该依照规矩,请这位孟小姐出去。

    毕竟来试镜的人太多了,名单上还有八十来个人没进来呢。

    陈宇洋迟疑了一下,没有出声。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