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请留步49-50(高H)

      因此一开始孟淮之还只是克制着在房中帐内插干妹妹,怕她害羞,连帐帘都不揭。渐渐地,兴头上来了,便会抱着她披衣下床,一边抽插着一边在屋内来回走动,待到妹妹抽抽噎噎地要泄了,再将她按在绣被上,看着她连连抽搐呻吟,下体涌出的丰沛淫液把整张被子都能打湿大半。
    她高潮的时候,孟淮之最爱的就是用更强烈的力道狠狠干开她花心深处的小嘴。花径因为汹涌的极乐箍得死紧,他的肉棒子便能比往常更肿胀几分,大鸡巴狠插进去时,一下就能将宫口干开,有时候前一波高潮还没过去,小美人就会这么哭喊着再次攀上第二波高潮。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在床上的花样能使的都使了,孟淮之又开始在床下肏她。
    窗前的书案、外间的敞椅、屏风后的矮榻……虽然孟然是个不受宠的庶女,但明面上她的一应待遇和几个姐姐分毫不差。因而她的院子也颇为阔朗,一应家具陈设俱是上好的黄花梨,可那些价值连城的箱柜桌椅上,却几乎每一处都留下了从她秘穴里涌出来的花汁,和男人射给她的浊白阳精。
    这可就苦了魏紫,他们二人的私情只有魏紫一人知道,两人欢爱后留下的痕迹,自然也只有魏紫来收拾。
    先不提那一滩滩的水渍和空气中弥漫的奇异甜香有多羞人,每次光只是帮孟然清理身子,都要花上足足半个时辰。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好不容易伺候姑娘擦洗干净了花穴,过不了多久却总是会有热液重新从那个小肉洞里流出来,魏紫一开始还不懂,直到看见少女轻轻按压小腹,就有浓稠的乳白浆水淅沥而下,魏紫霎时间面红耳赤,心下也明白了。
    这日她准备好热水,又开始伺候孟然梳洗,因见少女那一头如云秀发上也沾着星星点点的几点浊白,不由埋怨道:
    “大爷怎么弄得姑娘头上都是,姑娘生得好头发,要好生养护呢。”
    孟然却是脸上一羞,心道你还只是看到头发上弄到了一点子,还不知道那人……还把那些羞人的脏东西都弄到了她的小嘴里。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原来孟淮之已有数日不曾来看她,日日早出晚归,连去给怀庆侯和王夫人请安的时间都没有,孟然在王夫人上房听了一耳朵,据说朝中近日颇有些动荡。
    这日休沐,总算孟淮之在家。他先是差人给各房送了些鲜果,又亲拿了几部新书来孟然院中,原来孟然喜欢看市面上的那些话本游记,每常书肆里有新书刊印,他都会打发小厮立刻去买了来。
    新手拿到手上,少女不过随意翻了几下,抬头问他:
    “我听说,大哥哥在朝上弹劾了户部尚书周忝?”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孟淮之是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拥有纠察弹劾百官的风宪之职,超然于百官之上,但户部掌管着天下钱粮,尚书乃是正二品,素来都是皇帝心腹方能担任,弹劾此等大员,必然不是一件小事。
    孟淮之从不做无谓之事,也不是沽名钓誉之辈,联想到他最近总是忙得不见人影,孟然心里不由有些许不安,只见他放下手里的脱胎白瓷盖碗,微微一笑:
    “妹妹很关心我?”
    =====================================================
    虚吗,肾虚吗
    兄长请留步50(H)<(快穿)今天你睡了吗(红烧肉)|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jī住本圕dê栐久域名ǹ貳QQ,COM防祉網zんаǹ丢夨/8167489
    兄长请留步50(H)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好好的跟你讨论正事,你又说什么胡话?”
    魏紫刚上完茶,还在房中未走,听到男人含笑的声音,只作不知,孟然却是没他那么厚的脸皮,忍不住瞪他一眼,却听孟淮之笑道:
    “做妹妹的关心兄长,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天经地义……你倒说说,你做的哪件事不是天理难容。“兄长”二字顿教少女心头一动,孟淮之已岔开此事:“妹妹,你给我做的荷包呢?”
    “上次妹妹可是答应过我的,要亲手做一个,给我出门时带着。”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原来孟淮之悄没声地把孟然随手赏给云真做表礼的荷包占为己有后,犹还不满意,非要孟然特特给他做一个。孟然本不想答应,她是做妹妹的,给兄长做针线虽然不算出格,到底无甚必要。
    偏那时她被欺负得根本没法拒绝,但凡摇头,深深楔进花心里的圆大龟头就会故意对着那处软肉顶一顶,她一哆嗦,某道可恶的声音便在耳后响起:
    “妹妹答不答应?”
    “我答应,我答应……呜,别插那里……我给你做就是了……”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想到此处,少女脸上一红,没好气道:“没空!”
    “妹妹不做也可以,”孟淮之不以为忤,“那就把妹妹素日穿的贴身小衣小裤随手送我一件,我好带着,也可聊慰相思……”
    话音未落,小人儿已是扑了上去用力捂住他嘴,孟淮之朗声大笑,笑声透过珠帘传出,几个在廊下说话的小丫头不由道:
    “大爷和咱们姑娘的感情还真是好,就是在太太房里也没见大爷笑成这样的。”
    “大爷是读书人,是三品的大官儿,当然不能大说大笑了。听大爷的声音,倒是十分高兴,也不知说到了什么趣事。”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又见魏紫守在门口,有个小丫头想上去讨好一二,便颠颠地跑过去:“姐姐也辛苦了,不如姐姐去歇着,我来守着罢。”
    没等近前,魏紫已摆手道:“姑娘不喜欢别人来伺候,你别在这里乱跑,仔细张嬷嬷知道了又要骂你。”
    此时帘内笑声已歇,夏日的正午日头毒辣,屋内放着冰盆,倒是十分凉爽,孟然的贴身小衣小裤正被一只修长大手挑在指尖,施施然把玩,她羞红着小脸,一双藕臂抱在胸口想遮住春光,只是近日双乳越发鼓涨,这般一挤,倒是将两只奶儿挤出一道深深沟壑,顿时夺了男人的目光去。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然然的奶子是不是又长大了?哥哥不在的时候,又偷偷摸摸地自己揉过罢。”
    私底下的时候,孟淮之或是叫她妹妹,或是会唤她闺名,分明平常的两个字,从他唇间吐出,却总是教她脸红心跳。
    “我才没有,你,你血口……”不等小人儿扭身反驳,大手已握住她饱满的乳肉揉搓起来,她立时嘤咛出声,只觉双乳又涨又麻,奶头硬如石子,忍不住往生着薄茧的掌心又蹭了蹭,像是要把奶子主动给抵到男人身上似的。
    =====================================================
    魏紫:我太难了_(|3」∠)_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