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请留步47-48(H)

      依旧是威严肃重的绯色官服,正三品的服色让眼前这张年轻俊美的面容愈添几分矜傲,举手投足间是说不出的冷淡内敛。
    魏紫不敢抬头,只敢把眼睛放在几步开外的那双皂靴上,眼角余光扫到孟淮之官服下摆笔挺光洁,无一丝褶皱,谁又能够想到,就是这位衣冠楚楚的贵公子,才在刚刚肆意奸淫了自己的亲生妹妹。
    “好生伺候五妹妹,缺什么了,或是妹妹要什么,打发人去我那里说一声就是。”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是,大爷。”
    “你的忠心我已尽知,我记得……你老子娘是在金陵祖宅看屋子罢?”
    魏紫悚然一惊,不敢回答,但又不能不回答,只听上首传来淡淡一笑,却教她浑身发抖:
    “府里正缺个管事,待你老子娘进京了,你们也可一家团聚。”
    说罢,那双皂靴很快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她忍着心头的一片冰凉,半晌后抬起头来,连中衣都湿透了。不敢再多想,她匆匆掀了帘子进去,一进门,便闻到满屋子如兰似麝的奇异甜香,虽然还未嫁人,但魏紫猜到,那必是男女交欢后留下的气味。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当下她忍着双颊的作烧,小心翼翼走到床边。
    帐帘半掩着,揭起纱罗挂在帐边的铜勾上,只见锦茵绣褥之中卧着浑身一丝不挂的少女。先不提那遍布香肩美背酥胸翘臀的青紫红痕,魏紫一眼就瞧见了她大开的双腿之间,白乎乎湿漉漉的一片。
    不止是整个私处,连臀瓣股缝上都糊满了尚有余温的浊白阳精,两瓣红肿花唇往外绽开着露出满含浓浆的小小肉洞,看这模样,倒仿佛被十几根鸡巴轮番奸淫过,既可怜又狼狈,也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原本的娇嫩。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大爷也太……心下一叹,魏紫不敢说什么,只得含羞忍耻,假作不知,手上轻轻扶了孟然起来:“我打水来,给姑娘擦擦身。”
    “嗯……”
    “大哥哥呢?”
    “大爷已经走了,吩咐我好生照顾姑娘。”
    闻言,少女纤长的羽睫颤了颤,目光中像是羞窘,像是怅惘,像是茫然,魏紫终是忍不住,开口道:“姑娘,是大爷……强逼姑娘的吗?”
    =====================================================
    哥哥是个狠角色,各种意义上都是┓(′`)┏
    兄长请留步48(H)<(快穿)今天你睡了吗(红烧肉)|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jī住本圕dê栐久域名ǹ貳QQ,COM防祉網zんаǹ丢夨/8165814
    兄长请留步48(H)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强逼……倒也不算吧。
    其实孟然心里到现在都还是乱的,意外的错误发生,而且还一错再错,到了现在,又要如何收场?
    她对孟淮之自然不是无意,否则,也不会甘愿与他纠缠,彼时他的字字句句犹在耳畔——
    “若是如此便能与你在一起,纵是修罗饿鬼,我也做。”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不是他逼我的。”半晌,她方才轻轻道。
    他说他是情难自禁,在劫难逃,而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屋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闻得铜盆内水声哗啦,魏紫投了帕子进去,打湿复又拧干后,半跪在脚踏上,一点一点地轻轻帮少女擦拭糊满下体的浊液。
    她素来忠心耿耿,心中实有满腹劝诫之语,几次欲言又止,到底还是压了下去。
    跟在姑娘身边这么多年,以前还不得觉得,但自打府里为老太太守孝那年开始,魏紫就觉得,自家姑娘和以前不一样了。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还是那个懦弱的性子,还是在府里不尴不尬的地位,但府中的纷纷扰扰愈演愈烈,这几年里,却一次都没沾到姑娘,那时魏紫便明白,姑娘是有成算的人。事已至此,纵她再劝,恐怕也没法劝得姑娘回心转意。
    唯盼着大爷只是贪一时新鲜,兄妹苟且,这是何等骇人之事,一旦传扬出去,必致二人身败名裂。
    大爷不是那等只知拈花惹草的纨绔子弟,他胸有丘壑,是要展大才的,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耽于儿女私情?虽然魏紫不明白大爷为什么偏对亲生妹妹动了情——他身边绝不会少了女人,但等新鲜过了,他自然就会丢开了。
    这般提心吊胆地暗自期盼着,偏偏,事情却不如魏紫所愿。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或许是因为私情已露,孟淮之反倒没了顾忌。三五不时地便到孟然院中来“稍坐”一番,当然,每次都有极正当的理由。
    或是来给妹妹送点心,或是来与妹妹谈书论棋,他来得并不频繁,在府中忙着准备三姑娘孟霜的婚事另并给四姑娘孟嫣相看人家的时候,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而每次过来,他都会遣退左右,只留魏紫一人在门口听侯。
    孟淮之不喜欢身边跟着太多下人,这个习惯府里人尽皆知,是以,一切都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着,没有人知道,就在五姑娘孟然的香闺里,她被亲生兄长肏干玩弄了不知有多少次。
    (禦書屋尐說儘在ň㈡QQ,てOм)
    原本冰清玉洁的身子被滋润得日益敏感妩媚起来,两只本不算大的奶儿在男人的揉捏下已经足足涨大了一圈,包裹在轻薄的罗衫华裳下,走动间便颤巍巍地摇晃弹跳,别提有多勾人。
    至于那细腰长腿,翘臀美穴,更是有说不尽的美好,道不完的妙处,只教人流连忘返,难舍难分。
    =====================================================
    羞(*/ω\*)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