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请留步23-24(H)

      “……哥哥……那然然就一辈子不离开哥哥,好不好?”
    “淫穴日日给哥哥肏,肚子里也只装哥哥的精液……与哥哥共赴巫山,同登极乐……”
    不知不觉,少女小嘴里湿漉漉的假阳具已然消失了,勾住男人的脖子,她软玉温言,深情款款,这样的表白之语,几乎教孟淮之痴了。
    原来她也是这样想的,原来她对自己,并非无意。
    一时间,他脑海中忽的闪过月色下少女那冷冷清清的言语,但转瞬就被他强行压回心底,继续沉浸在这无边的迷梦之中。
    人在做梦的时候,偶尔会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并非真实,只是于眼下的孟淮之来说,即便他早已明白,也只是不肯醒来罢了。
    只有在梦中,所有的束缚方才会彻底消失。
    不必再为那些背德的念头羞惭,不必再一遍遍命令自己遗忘那天的意外纠缠,他挺着肉棒狠狠顶进身下湿软的小穴里,听到少女的呻吟求饶,也只是更用力地蹂躏抽插——
    “……不是说要吃哥哥的精液?乖,哥哥这就射给你了……”
    “乖宝贝,接好……把哥哥的精水全都喝下去,一滴都不许漏……嗯哈……唔!”
    低吼声中,热烫的浓浆激射而出,身下的小人儿嘤嘤哭泣起来,他却觉得心头一片畅快满足,直到睁眼醒来时,依旧神魂颠倒。
    窗外晨光微露,已不知不觉天亮了。
    孟淮之掀被坐起,看着身下被打湿了一大片的寝衣和床单,还有如今依旧高高挺立的阳具,只能苦笑。
    或许是因为昨晚他喝醉了,方才没能控制住自己。他本是自制力绝佳之人,少时读书,夏不解冠,冬不束衣,即便那时他只是个六七岁的孩童,依旧能十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
    可是眼下,他心中竟有了几分不安。
    若是有朝一日,他真的做出了如梦中一般的悖逆之事,彼时又该如何面对妹妹。
    想到此处,他又看向那始终不曾疲软下去的硕大欲根,低叹一声,将手覆了上去……
    ……
    两日后,云安寺的斋礼结束,孟然跟随侯府一干女眷返回家中,没过几日,听说了一桩大新闻。
    “……大爷房里的空山说,大爷这回可是铁了心了,必要迎那女子进门呢。”
    “你想想,咱们侯府是什么门第?就是个丫头,也都是从家生子里选的,出身清白,知根知底,虽说那女子迎进来,也不过就是个通房,没有摆酒唱戏纳做良妾的道理,但到底,是个青楼出身的妓子啊。”
    一番话说完,房里的丫头俱是点头称是。这张嬷嬷是孟然的奶娘,平常最是嘴碎的,见众人都听住了,愈发来了兴致:
    “就为这事,老爷太太生了好大的气,偏大爷是个有主意的,谁说都不听,我看啊,纵是老爷太太都不高兴,那妓子也是必要进门了。”
    “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天仙样的人物,怎么就把大爷迷成这样呢?”有个小丫头道。
    “家里谁不知道,大爷以前连个屋里人都没有,依我看,准是那妓子使了什么手段,这才把大爷勾坏了。”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盖因孟淮之忽然要纳妾,而且纳的还是个青楼女子,实在教人难以接受。
    =====================================================
    别打!先别打!
    御書屋小説儘在й2QQ,てOм;
    兄长请留步24
    这些丫头都是芳华正盛的年纪,进了府里伺候人,虽说是伏低做小,但侯府这样的门第,跟外头小户人家里的小姐也差不多了。既是见惯富贵,如何不心慕繁华,而要想能长长久久的留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府里的两个爷做妾。
    怀庆侯年纪已经大了,况有孟淮之这样的人物珠玉在前,丫头们的目光自然都放在了侯府年轻的承爵人身上。
    偏不知多少人汲汲营营的头筹,竟被一个青楼女子给拔了去,一时间嫉妒者有之,疑惑者有之,好奇者有之——孟然从王夫人房里请安回来时,自然便听到了只言片语。
    她当下将脸一沉,任魏紫扶着自己进来:
    “大哥哥房里的是非也是你们能说的?进这府里的第一条规矩就是谨言慎行,既然你们不懂,那我就回了太太去,让太太派人教教你们!”
    她很少发怒,房中一时间噤若寒蝉,张嬷嬷讪笑两声:
    “姑娘,好姑娘,我们不过白说两句。以后,再不敢了。”
    又想到最近一段时间,王夫人不知为何对孟然和善亲切起来,张嬷嬷对自家这姑娘本是一直存着几分轻慢,此时却忙忙地上前又奉承了几句,直到孟然回转颜色,方才告退。
    一时又有小丫头奉上茶来,孟然接过啜了几口,心中烦闷方稍解几分。
    “魏紫,把琴谱拿去收好。”
    “是,姑娘。”
    提到琴谱,便又想到孟淮之。这琴谱正是三姑娘孟霜从她这里拿走的那本古谱,今日却不知为何主动给她送还回来,孟霜还连连道歉。
    孟然并不是傻子,王夫人突然对她变好的态度,除了是那个人在背后筹谋,还会有何人?她是不知道孟淮之对嫡母说过什么,但她在府里的处境正在渐渐变好,是事实。
    ……纳妾,他为什么突然要纳妾?
    其实孟然心里能猜到一鳞半爪的原因,他这么做,约莫是想向她表明态度,让她安心——
    从今以后他自会谨守本分,那天晚上的意外纠缠绝不会再度发生,生活回到正轨,他是兄,她是妹,二人间将如她所愿,只会有孝悌友爱。
    过不了几日,果然,孟淮之还是将那青楼女子迎进了门。
    一顶蓝布小轿无声地抬进了侯府角门,从此之后,孟淮之的院子里多了一位“云姑娘”。
    因王夫人不同意抬那云真的份例,府中便不以“姨娘”呼之,不过毕竟是屋里人,进门的第一天依旧要去各处请安,孟然正在房中看书,随意歪靠在软榻,只听帘外有丫头报道:
    “姑娘,大爷房里的云姑娘来给姑娘请安了。”
    =====================================================
    哥哥心里苦的不行啊ε=(′ο`*)))唉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