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请留步21-22(高H)

      孟淮之几乎呆住了,一愣之下,肉棒夹在穴口附近进退不得,身下的小人儿立时便哼哼出声:
    “……涨得很……哥哥,快把鸡巴拿出去啊……”
    他心中念头一起,哪里还忍耐得住,妹妹既已经被他占有,连穴儿都丢了,纵使是在佛祖面前,他也决计不会再放手。
    当下他挺腰便往前一撞,花腔被用力地撑开,美人儿立时哭吟起来:
    “哥哥,好痛……哥哥把然然的屄屄插得好痛……”
    他忙俯下身去柔声劝哄,又细细吻去妹妹颊上泪痕。只见那灰色僧衣还半披在她肩头,她眼下却哪里有一点尼姑的模样?
    赤身裸体,满面春情,俏生生的乳儿刚被自己捏过,脂团似的奶肉上浮现出点点指印,双腿却是大开着紧紧含住自己的巨根,那被他尝过舔过的小淫穴此时正湿腻不堪,里头渗出些微血痕来,一时间教他又怜又爱,却又愈发想要凶狠地蹂躏她,把这骚妹妹的嫩屄肏得淫水横流才好。
    “那然然喜不喜欢哥哥插你,嗯?”他含着少女的小嘴厮磨。
    “不许说谎,佛祖都看着呢。乖乖告诉哥哥,你的小骚洞想男人的鸡巴都想了多久?”
    少女听他说到佛祖,面上却是一羞:
    “哥哥怎么能在佛祖面前就……这样亵渎之事,若是他老人家怪罪下来,如何是好。”
    孟淮之偏不想听她转移话题,口中笑道:“那妹妹怎么自己一个人就撅着屁股用假鸡巴玩起来了?”
    “说是来庙里进香,我看你这小淫妇就是来偷腥的。哥哥疼你,才在佛祖面前干你。不然你若是忍不住,勾引了庙里哪个师父,那会儿才是佛祖怪罪你的时候。”
    说着胯下肉棒已是深深楔进嫩穴之中,口中一边说着一边揉搓着美人儿娇嫩的奶子,直把她揉得娇哼连连,浪啼不止。
    “快说,喜不喜欢哥哥的鸡巴?”
    “啊,喜……嗯哈,喜欢……”
    “然然是喜欢哥哥插你,还是喜欢自己玩自己的小屄?”
    不等孟淮之再捏她奶子,身下的娇人儿立刻搂住他脖子扭动起来:
    “自然是喜欢哥哥干妹妹~哥哥的肉棒又大又粗,还烫烫的,烫得然然的骚屄都要烂了……那假物什如何比得上哥哥的真鸡巴……”
    “大哥哥,好哥哥~快肏然然,用力地肏啊,嗯……把精液都射给然然,射满然然的淫屄~”
    =====================================================
    哥哥太坏了(*/ω\*)
    兄长请留步22(高H)
    这样骚浪的淫话一吐将出来,天底下还有哪个男人能无动于衷?
    当下孟淮之眸中一黯,胯下欲根竟又硬生生涨大一圈。他大掌握住少女不盈一握的腰肢,狠狠地便是对准花心一撞——
    “啊!……”
    娇呼声中,立时便把身下一丝不挂的美人儿干得花枝乱颤、乳摇臀摆,连缠在他腰间的修长美腿都无力地滑落了下来。
    “……小骚货,原来这淫洞不止想着哥哥的鸡巴,还想着哥哥的精液?”男人低笑一声。
    “可惜了,哥哥的肉棒眼下忙着干你下面这张骚嘴,不然若是把你上面也堵得满满的,射了精水给你吃,那才是欲仙欲死。”
    心念电转间,他不由想到那根被他拿走处理的角先生。眼角余光在四周一扫,却见那惹事的祸根不是正躺在供桌上?
    当下孟淮之便探手一捞,将那角先生拿在手中掂了掂,虽然确实论长短粗细都比不上自己的阳根,但也足够塞满妹妹上面那张小嘴了。
    “乖然然,把嘴张开,哥哥喂好东西给你吃。”
    美人儿像是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剪水双瞳怯生生地闪了闪,但还是乖乖张开樱唇,任他将那粗壮的物什给插了进去。
    娇唇粉嫩,面白似雪,这样精致的一张芙蓉面上,乌黑的狰狞长棍儿显得愈发与之格格不入,尾端被修长大手握住,用力往下插入——
    但听得少女嗯唔出声,唇角便有晶亮汁液淌落,孟淮之俯身将她口津吃净,又温柔舔吻她的嫩颊,手上却依旧使力,不一会儿便将那假阳具的头部顶到了她小嘴里的细嫩眼儿,命令她乖乖含住。
    如此一来,少女便上下两处俱被侵犯,小嘴被噎得津液直流,腿间淫洞还在啾咕啾咕地吞吐着快速拍打抽插的欲龙。
    她光洁娇嫩的花户已是被撞击得红通通一片,好似六月熟透的蜜桃,两只玉乳本不算太大,仿佛白兔一般的弹跳摇晃着,被男人捉在掌中揉搓捏拧,眼看得奶头已然红肿充血得如同石子,他方才不紧不慢地启唇咬住,啧啧吮吻:
    “佛家都云往生方是极乐,我瞧这佛祖必是没有尝过妹妹的滋味。”
    “否则怎么肯谨守清规戒律,定然要如我一般,日日肏着妹妹的淫穴,一辈子都不离开才好。”
    =====================================================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