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傻还是装傻

      “碧璇,何必呢。”
    “别生气,跟她计较,跌份。”
    “就是,哪还需要你出马,让林婉瑜教训教训她得了。”
    颜碧璇没说话,目光划过那匹灰马,径直指了指马厩里的另一匹棕色英国纯血:
    “我挑这匹。”
    “……不是吧,颜碧璇还来真的?”
    “以她的实力,还不是秒杀。”
    “诶,你说会不会……这女人还真有几把刷子?”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也可能周少教过她骑马,之前她不是说她会骑吗……”
    “会骑,会骑会挑那匹灰的?”
    ……颜碧璇的异样顿时让众人骚动起来,在场的少爷小姐们也不都是傻子,不由地有些怀疑——
    这世界上真的会有明知道会输,还要上赶着去丢脸的蠢货?
    虽说那个花瓶女看起来就是一副马鞍都没摸过的样子,但保不准,她骑术精湛呢?
    闹得最凶的那个千金小姐心里都打起了鼓,林婉瑜原本还想再劝,见状也默默让到一边,任由马师把孟然和颜碧璇挑中的
    马牵了出来。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两厢一对比,颜碧璇挑中的棕色骏马足足比那匹灰的要大了一号,体态匀称,四肢有力,一看就是一匹赛级马。
    众千金下意识松了口气,有颜碧璇的实力在,就算那女人骑术还不错又怎么样?碾压她还不是分分钟!
    “咴儿,咴儿……”
    灰马嘶鸣着,四蹄不断在地上刨着泥,颜碧璇的目光很冷,带着几分凝重。
    她从小就喜欢骑马,对马术的研究甚至不亚于专业选手,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说马的体态大小是考量骏马的
    一项重要标准,但也不是所有体态比较小的马,都是劣马。
    那匹灰色的马,在马厩里的表现一直很兴奋,不停地用头撞着栏杆,四蹄刨地,这样急迫的状态,就意味着它的爆发力极
    强,只要踏上赛道,就会迫不及待地为自己的主人赢得一场胜利。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这女人……目光落在那个娇小的,仿佛人畜无害的身影上——
    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颜碧璇不相信周子羡会喜欢一个蠢货,那么,之前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故意的?
    可是,英国纯血马原本就普遍易怒,在没有与马经过长期的沟通和接触下,贸然选择这么一匹暴躁的马,这女人真的有信
    心自己能驾驭住?
    就算是颜碧璇,也不敢打包票说自己能做到。
    她一时间怀疑自己是想多了,一时间又愈发警惕,牵着马匹走到赛道入口,颜碧璇踩住马镫,轻松地翻身而上,利落的身
    姿立刻又迎来了一片赞赏。
    “小兔子,快啊,上马啊。”
    站在隔壁赛道入口,盯着面前的灰马看了片刻,想了想,孟然转过头,满脸无辜:
    “那个,马背要怎么上啊。”
    =====================================================
    兔子然:无辜.jpg
    比赛开始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赛道外诡异地安静了一瞬,片刻后,大笑哄然爆发——
    “卧槽,我不行了!我快被这傻子给笑死了!”
    “有没有搞错,亏我刚才还觉得她是不是真有两把刷子。”
    “周少从哪找来的这么个活宝?蠢而不自知。”
    “气死我了,她能不能赶紧闭嘴?别再给我男神丢人了!”
    ……肆无忌惮的冷嘲热讽扑面而来,动了动眉梢,孟然什么都没说,示意马师帮一下自己。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她不过是一直以来骑的都是“古时候”的马,对现代马术里的鞍具马镫不熟悉而已,要知道在她做大阏氏的那个梦境里,
    有时候她骑马都是不用马鞍的,更别说缰绳马鞭这种东西了。
    低下头,她摸了摸灰马顺滑的鬃毛:
    “乖哦~马儿乖,等下我们就要比赛了,开不开心?”
    “咴儿!”灰马打了个响鼻,四蹄依旧焦躁地刨着地面。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颜碧璇瞥了女孩一眼,她怎么会真的认为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有眼光到看出这匹灰马的潜力?
    “开始吧。”她在马背上端正身姿,淡淡道。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啊?哦……好的。”
    直到这时,孟然才想起来要抓住马缰,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唉……”沐阳都快要哀叹了。
    待会儿周子羡回来了,他要怎么交差啊。
    没把你家兔子看住不是我的错,是她自己犯蠢?他会不会直接被周子羡扔出S省?
    想到此处,沐阳也对那个非要挑事的女人生出了几分怨怼。
    你说你,不就是被嘲讽几句,现在先忍一忍,等周子羡回来了再去他面前哭两声,他不就立刻给你把场子找回来了?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看这兔子软软萌萌的,本来还以为她最擅长的就是撒娇示弱哄男人,哪知道这么沉不住气。
    至于其他人,早就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了。
    林婉瑜站在观众席上跃跃欲试:“碧璇,好好给那女人一个教训,加油!”
    “碧璇还用加油?闭着眼睛都能赢她。”
    “没脑子的始终都没脑子,上赶着作死,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看她那样儿,不会等下输了还要哭吧,嘁,真恶心。”
    ……马背上,孟然微微闭了闭眼睛,始终心无旁骛。身下的灰马依旧在焦躁地挪动着,她的双眼直视两千多米外的终点——
    嘟!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发令声响,电动起跑门打开,身旁的棕色骏马如同一支离弦的箭,电射而出!
    “碧璇!加油!加油!”
    “碧璇果然领先了,太厉害了!不愧是我女神!”
    “卧槽好快!马上这么快的速度,这手骑术真是不可小觑啊。”
    “颜碧璇就是颜碧璇,这种能文能武还漂亮的女人,难怪只看得上周子羡。”
    “等等,你看,那女人在干什么?怎么站着不动啊?”
    “她连怎么让马跑起来都不会?那匹马好像很急躁,是不是要把她甩下来了?”
    “活该,让她自己吃饱了没事干逞能。”
    林婉瑜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刚准备继续给颜碧璇加油。
    突然,她看到一直在刨地的灰马安静了下来,孟然轻轻在它的脑袋上拍了拍,接着,一声长嘶,灰马一跃而起,直扑终
    点!
    =====================================================
    小天使们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从兔子然的打脸开始【doge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