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鸡蛋”(高H)

      “呜,主人……不要,啊,啊哈!……不,啊……”
    哭吟声刚溢出小嘴,立刻就被随之而来的激烈插干给撞击得支离破碎。
    根本没给孟然喘息的机会,男人握住她的小手拿起一旁的鸡蛋——
    砰,蛋壳破碎,蛋黄落进碗里,她的花心好像也被硬生生地肏烂了,承受着那头粗野巨兽的横冲直撞,整个花腔里直如翻江倒海,教她眼前甚至都开始发黑。
    “揉完面团,接下来就该打鸡蛋了。”
    那道低哑的男声依旧在她耳边游移,他带着笑意,如同一支诱人的醇厚红酒,大掌握着女孩的纤手,拿起筷子,在盛着蛋黄的碗中搅拌,而那根粗壮得惊人的热烫鸡巴也在她的小子宫里翻搅起来。
    “怎么样,然然学会了吗?如何才能把鸡蛋打散。”
    “……啊,啊哈……不要,嗯,太深了……唔!……”
    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美人儿只能呻吟着连连战栗。这自然让她的“主人”不满起来,搅拌着蛋液的筷子突然夹住小奶头,用力往外拉扯——
    “嗯?”
    “学,学会了……然然学会了!”“小女仆”抽抽噎噎,连纤长的眼睫都在颤抖。
    “那你说一说,要怎么做?”
    “用,用筷子……”
    “不对,是用棍子。”
    “用棍子,啊哈,棍子……”
    “棍子插进去,逆时针方向,一秒钟搅拌一个来回。”
    话音未落,修长手指握住手中的竹筷,在那金黄的蛋液中便是一个灵巧的来回。与此同时,被骚穴紧紧含住的粗壮欲龙竟也用着同样的动作和频率,对着女孩满肚子的淫水也来了一个“搅拌”。
    “啊,主人……啊!……”
    “乖,跟着主人的命令,棍子插进去……”
    “啊哈……”——
    大肉棒又捅得更深了一些。
    “逆时针方向……”
    “唔!”——
    龟头调转角度,龟棱刮擦过花壁的同时,一股晶亮淫汁也随之喷出。
    “一秒钟,搅拌一个来回。”
    浪涛般铺天盖地的快感再次狂涌而来,蛋液在碗中飞快旋转着,而女孩的视野好像也开始天旋地转。
    “……不要,主人,然然要被肏死了……求求你了主人,嗯啊……受,受不住了,骚屄要破了……”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胡乱说些什么,哭喊声里,淫汁越喷越多,蛋液越旋越快,最终,她颤栗着喷出了大口大口阴精,男人也抓着她的小屁股,把浓浊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她还在被“搅拌”的嫩屄里。
    =====================================================
    打鸡蛋(*/ω\*)
    奶头都被主人揉大了(高H)
    一直到几天之后,孟然才反应过来——
    做糯米糕,需要蛋液吗?
    无论如何,眼下她的小屄已经被那根插进来“搅拌”的棍子给折腾得狼藉不堪,又红又肿。放下盛着蛋液的碗,男人又握着她的小手教她洗红豆,挑选出最饱满最红润的那些,一一放进旁边的托盘里。
    “仔细看好了,红豆的成色也是有要求的。”
    他就像一个耐心的老师,谆谆教导着怀里的学生。只不过他一只大手还揉着学生的奶乳,肉棒插在学生的淫穴里。因为刚刚射过,肉棒还算安分,但他一说话,紧贴着小人儿的胸膛就嗡嗡震动,教她刚泄过没多久的嫩屄忍不住又隐隐瘙痒起来。
    “太小的不行,颜色不好的也不行,嗯……”故意顿了顿,周子羡看向夹在指缝间的那颗小小樱果:
    “最好,像然然的奶头一样。”
    “……可是,哪有……奶头那么大的红豆。”
    脸上羞怯,女孩忍不住小声嘀咕,立刻就换来他的一声轻笑:
    “然然的奶头难道不是被主人揉大的?还是说,你这个小骚货天生就耐不住寂寞,不用摸,奶子也能红肿充血?”
    “没有……嗯,主人,然然很乖的……”
    ……托盘里挑选出来的红豆越来越多,流理台前的淫靡水声也再一次响了起来。
    对他们二人来说,做一份糯米糕,显然并不容易。
    除了要教怀里的“小女仆”揉面、打蛋液、挑选红豆,还有擀面、切面团,把那一团团柔软的糯米团子捏出好看的形状……
    “看,这只小兔子像不像你,嗯?”
    “啊哈……嗯……”
    被肏到腿软的美人儿早已说不出话,只能无意识地呻吟哼叫,他们二人站立的地方,她的脚边已不知不觉堆积起了一滩滩水洼,水渍上还点缀着一团团的白浊。
    不知过了多久,糯米糕总算被放进了蒸箱,干脆将她抱起来放在流理台上,男人就站在她腿间,开始大开大阖地快速肏干。糯米糕在蒸箱里逐渐成型,他的精水也如同子弹一般喷射进她的花壶里,肉棒拔出,看着一缕缕混杂着糜白的银丝往外淌落,周子羡忽然低笑出声。
    “其实,今晚除了糯米糕,然然还给我做了一道菜。”
    “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她迷糊地眨眨眼。
    视线下滑,她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自己正在小口小口吐着浓浆的淫穴——
    “当然是只属于我的,奶油派。”
    =====================================================
    creampie奶油派,网络释义:体内射精【doge
    “大香肠”最好吃(高H)
    ……奶油派。
    迷迷糊糊地还没明白周子羡的意思,等到反应过来,一时间,女孩只觉热意直冲上头,连头发丝都在发烫。
    什么奶油派,他不就是在说她的小屄含不住他射进去的精液……仔细想想,花户饱满的形状和那些糊满穴口的浓稠浆水,确实,让她此时此刻的下体很像他口中的那道甜点。
    理所当然的,这道甜点最后被某位先生给享用了。
    小手紧紧抓着墙上的置物架,蒸箱发出时间已到的滴滴声,而她的腿间埋着一颗正游移挪动的脑袋,唇舌翻搅,手指拨弄,啧啧的舔吃声中,别说“奶油”,花穴里的“果汁”也全被某人给喝了下去。
    “饿了吗?伺候了主人这么久,然然想不想也吃点东西?”
    又一次把美人儿舔吃到高潮后,男人从她腿间抬起头,咽下唇边的晶亮水渍,微微勾起唇角。
    说来也奇怪,分明做的是如此下流淫靡的事,他的动作依旧是优雅而从容不迫的,捉住女孩的小手,让她圈握住自己早已硬涨而起的粗大阳具,他们窝在客厅宽大的沙发里,她就把小脑袋搁在他的大腿上,时不时被他喂一口刚做好的兔子糯米糕,又舔吃一下他的“大香肠”。
    “是香肠好吃,还是糯米糕好吃?”
    “唔……”
    也不知道是被肉棒塞满了小嘴发不出声音,还是不想回答,孟然没有理会他。
    想了想,周子羡故意道:
    “可惜,要是然然的奶子能够产乳,加一点乳汁进去,这糯米糕的味道一定会更好。”
    “你不是跟我说过,你做梦梦到过一种奇毒,能让处子产奶,或许我可以让星恒旗下的生物公司研发一下……”
    “香肠!香肠最好吃!”
    “……噗。”
    男人朗声大笑起来,差点忍不住把腿上可爱的小家伙揉进怀里,好生疼爱疼爱她。
    他越笑,孟然当然就越气,大坏蛋!别以为她不知道他是在故意逗她!
    她气哼哼地想把肉棒吐出来,但大手立刻将她的脑袋按了回去。嗯嗯唔唔的舔吮声中,她的裙摆也被男人掀了起来。一边让“小女仆”伺候着自己的鸡巴,他一边用手指奸淫起了她还含着精液的小穴,这场“主仆”间的调教,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
    丰盛的晚餐(*/ω\*)
    被滋润疼爱得满面春情(H)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翌日,周家的私人停机坪里。
    专属于周子羡的直升机早已准备就绪,这架空客AS365N3型直升机有着线条流畅的外形和神秘低调的宝蓝机身,内饰更
    是极尽奢华精致,巨大的螺旋桨在阳光下反射出金属特有的冷光,帝都的冬日难得有这样好的晴天,孟然的心情却一点也不美
    丽。
    约会……
    她还以为大boss在相亲宴上的那句“和女朋友约会”只是借口,没想到他竟然要来真的?
    这几天自己还不够累的?
    吃了大半夜他的“大香肠”,小穴里的蜜汁都快被他喝干了,这还不算完,他又找出那套仿生按摩棒给她的两个小肉洞都
    上了“保险”。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她上下三张小嘴都塞得满满的,上面那张小嘴里的肉棒最粗,屁眼里的大棒子虽然不够大,但一直在嗡嗡震动,把她那个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被硬物侵犯过的骚洞震得淫水直流,比前面的花穴还要湿软。
    一盘糯米糕喂完,不仅她的小肚子鼓鼓的,花壶里也装满了男人刚射进去的热烫精液,双腿被肏得根本合不拢,浑身又酥
    又软,还好孟然最近在休假,否则她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用这副被滋润疼爱得满面春情的模样去见人。
    哼,说是约会,其实还不就是换个地方继续玩弄她!
    直升机……难道大boss想来一场空中play?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不,不行,机舱里还有驾驶员呢……虽然他们也不是没有在有司机在场的时候做过,但是……太羞耻了。
    念头闪过,女孩不由脸上羞红。她做好了十二分的准备来应付某人的狼爪,谁知飞机足足飞了半个小时,她预想到的事情
    都没有发生。
    “……Boss,你究竟要干什么?”
    “约会。”周子羡挑眉,似乎觉得她的问题很奇怪。
    “……去哪,约会?”
    飞机恰在此时开始降落,看着云层下的一片绿草如茵、姹紫嫣红,女孩不由地呆了。
    现在是冬天,严寒的一月。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你不是说总待在家里很闷吗?外面也灰突突的,没什么好看的,”大手落在她的小脑袋上揉了揉,周子羡帮她取下头上
    的耳塞,“这里有花园、温泉、马场……今天,随便你玩。”
    “嗷!Boss,你太好了!!!”
    不等周子羡扶她下飞机,女孩一溜烟就蹦跶了下去:
    “快快快!我要去浪!我现在就要去浪!”
    看着那个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小家伙,男人不由失笑地摇了摇头,之前究竟是谁一直嚷嚷着腿软的?
    不过他也很能理解孟然,毕竟是公众人物,她的出行总是有着各种各样的限制。尤其在她获得视后名声大涨后,以前她还
    能偶尔戴上墨镜或者扮扮男装混进人堆里,如今却是走到哪里,说不定就有被认出来的可能。
    (更多小説ΗΛīTаηɡSんцωц。℃δм)
    所以在决定休假地点的时候,周子羡选择了自家在南太平洋上的海岛。
    在那里她可以无拘无束,不用做任何伪装,只是海岛上除了定期来送食物和水的工作人员,就只有他们两人,委实也冷清
    了一些。
    但这里就不一样了。
    这座位于S省的超大型度假山庄,因为临海的原因,在冬日依旧有着极为怡人的气候。而此处能够出入的都是达官贵人,
    所以孟然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曝光到网络上。
    “子羡子羡,我们先去骑马吧!”
    “好。”
    刚准备牵起她的小手,忽然,周子羡余光瞥见不远处从观光车上下来的一堆男男女女。为首的是个有几分痞气的公子哥,
    见状当即瞪大了眼睛:
    “周,周子羡?!”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