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摇起小屁股按摩肉棒(高H)

      “哎呀~”小人儿顿时娇呼出声,扭头瞪了身后的男人一眼。
    周子羡俯下身来,低笑着将她拥进怀中:“在看什么?”
    ……在看我俩的绝美爱情,孟然抽了抽嘴角。
    海风拂过,洒落在身上的阳光暖融融,但依旧及不上从身后将她包裹住的那股温暖。
    原来这里是周子羡名下的一座海岛,位于南半球,新年将近,因为孟然难得地没有工作,两人便决定提前来此休假。
    久违的闲暇让女孩的身心都慵懒了下去,每天睡到日上三竿,再出门晒晒太阳,散散步,钓钓鱼……在这里,没有媒体的侵扰,也没有快门常年无休的拍摄,她可以毫无顾忌地躺在沙滩上,不用口罩墨镜遮面,穿着比基尼——
    “慢着,你手在哪里摸?”
    丝毫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某位先生老神在在地挑了挑眉:
    “在然然已经湿了的……小屄上?”
    “……谁湿了?”女孩鼓起腮帮子。
    立刻被他拿手轻轻捏了一记,周子羡倾身啄吻上去:“好,你没湿。”
    “是小子羡又忍不住了,想然然好心可怜可怜它。”
    “唔,又,又可怜……昨晚不是才……”
    昨晚不是才满足过它吗?而且还满足了大半夜,一直到天都快亮了它才吃饱。这也正是孟然为什么每天都会睡到日上三竿的原因,一整晚都被某人翻来覆去地插个不停,实在睡眠不足啊……
    可惜她不知道,有一种兽类是永远都喂不饱的,手指再一起挑起了女孩腰间那根细细的带子,只要将带子解开,护住她花穴蜜臀的那条窄小泳裤就会飘落在地。
    不过周子羡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用手指隔着泳裤在女孩的穴口周围游移着,微微的湿意很快就透过布料传了过来,他抬起眼,眸底闪过了然的笑意。
    果不其然,小人儿脸上的羞色更浓了,悠然欣然了一番她咬着唇嘟起小嘴的模样,他这才拨开泳裤裆部的布料,释放出胯间欲龙,不用任何前戏,挺腰就把整根鸡巴干了进去。
    “嗯,啊……”
    刚刚进入的一瞬间自然是有些不适的,但两人早已对彼此的身体熟悉得就好像是自己的,不用周子羡开口,女孩已经主动摇起了小屁股,嫩屄里的媚肉一夹一吮,好像千万张小嘴一起按摩着那根粗大肉柱。
    而男人自然也不会让她不舒服,大手前探,解开她脖子上的系带。雪白高耸的奶儿立时弹跳而出,仿佛两只活泼的小兔子。手掌包覆住乳缘,揉捏着用力搓动,怀里的美人儿顿时娇哼出声,骚屄含着肉棒主动往里吸吮,不需费力开发,就湿得连臀下的毛毯都浸透了。
    =====================================================
    喂不饱的兽类——淫兽(*/ω\*)
    光天化日被干得淫水横流(高H)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此时他们二人正在海岛边缘的浅滩上,巨大的遮阳伞投射出一片清凉的阴影,交缠的男女就在伞下的沙滩椅上,于天地之间纵情淫欢。
    海风阵阵,带来远处清亮的海鸥鸣叫声,也送走了女孩娇美柔媚的呻吟,遥遥的,风中似乎还有浪叫声回荡——
    “……啊,啊哈,大鸡巴好深……子羡,嗯,子羡哥哥,别插了,要把然然的骚屄插破了……昨天肏得都还没有消肿,呜……然然,然然真的不行……嗯啊!……又,又泄了……”
    话音未落,顷刻间,不止是毛毯,沙滩椅上也溅满了一大滩水渍。周子羡抱着还在战栗抽搐的小人儿站起身,只见那椅面上一团明晃晃的晶亮,弥散着淡淡甜香,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从哪个地方流出来的。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不过他不以为意,因为自从上岛度假以来,类似的痕迹在岛上大大小小的地方他们不知道留下了多少。
    起初,刚上岛的时候孟然还很新鲜,闹着要先把整个海岛游览一遍。
    海岛并不大,已经经过了妥善周全的开发,既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又不会有任何危险。树林、溪流、浅滩、草原……几天之内,周子羡带着孟然走遍了大半个海岛,也在各式各样的南国风景中,幕天席地地欢爱了一次又一次。
    他或是把赤裸的美人儿抵在高大的棕榈树上,命令她双手扶着树干高高翘起小屁股迎接身后肉棒的撞击。或是在浅浅的溪水旁褪下她被打湿的长裙,让她在阳光下张开腿儿露出娇嫩的小淫屄,被他的唇舌舔舐玩弄得又哭又叫。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野外的欢爱总是有一种别样的肆意纵情,当他在草地上低吼着把大股大股热烫精液给灌进小人儿的花壶时,她的哭吟甚至能引来好奇的野兔子,在一旁探头探脑地看着那一对性器紧紧相连的男女。
    理所当然的,还没把海岛游览完,孟然却说什么都再也不肯出门了。
    虽然她知道留在家里一样还是要挨肏,但至少比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无遮无掩的野外被干得淫水横流要好。
    每一次当她绵软无力地依偎在男人的怀抱里,就会看到树叶上,草丛里,石头旁……那一片片混杂着白浊的痕迹——全都是她的骚水飞溅出来后打湿的。
    =====================================================
    围观的野兔子:无辜
    撕碎衣服用力奸淫(高H)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羞耻得根本不敢去看,孟然只能掩耳盗铃。如果非要选一个弄脏的场所,那她还是选择家里的大床、沙发、露台、书桌……不对不对,她怎么也跟那个禽兽一样,想把任何一个地方都变成滚床单的所在了?
    就这么在岛上过了一段没日没夜的淫乱日子,天天被男人用精水浇灌着,女孩的肌肤似乎愈发柔滑细腻,两只奶子也涨大了一圈。
    不用去揉搓,时时红肿着的小奶头顶着比基尼那极有弹性的布料,走动间,她胸前的高耸浑圆就微微弹动着,窄小的泳衣根本就遮不住整个乳球,教人看一眼,就想将她按在地上撕碎衣物用力奸淫。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周子羡也是这么想的,将美人儿肏得泄出来之后,没有拔出还硬挺着的阳具,他一边揉着掌下滚圆软弹的雪臀,一边将挂在女孩腰间的泳裤扯下来,随手掷在地上。
    他身上也只是穿着一条黑色泳裤,露着结实有力的健躯,轻而易举就将怀中一丝不挂的娇躯抱起来,在沙滩边走边肏。
    “……嗯哈,不要,太快了……啊,嗯啊……停下来,嗯,又,肉棒又顶到了……”
    这样边走边入的姿势每一次都能让硕大的龟头直直撞进花腔里,不需太用力,就能把臂弯里的美人儿肏得哭喊连连。周子羡已经十分有经验了,还专挑着凹凸不平的地面走。
    只见他一下子踏上沙滩边的大石,一下子又故意走向被海水淹没的洼地,孟然只能牢牢勾着他的脖子,双腿紧夹住他的劲腰,眼睁睁看着他涉水而入。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剔透如同蓝宝的海水在二人身边轻荡,她整个身子悬空,所有的凭依都只有眼前的高大身躯,下意识地,嫩屄将欲龙含得更紧,身体浸泡入清凉的海水里,穴口一翕一张间,那来自外界的液体就涌了进去。
    “唔……好涨……”
    在海里被干并不是第一次了,孟然知道若是自己挣扎,只会让海水涌进去更多。她只能暗自使力,调动花腔里的媚肉有节奏地吸吮,指望着尽快将大鸡巴夹得射出来,让自己好歹能喘口气。
    可惜她的心思周子羡又怎么会看不懂?悠然地享受着小骚屄主动的套弄,他一边干穴,甚至还有余力向孟然介绍海里的风景。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这片海域有许多珊瑚,过几天我们可以去潜水。”
    潜水……没有人会对海底的奇幻世界不好奇,女孩顿时来了兴趣:
    “那能看到鲨鱼吗?还有海龟、虎鲸……”
    周子羡不由失笑:“这里是浅海,你说的那些要到深海才能看到,这附近,宽吻海豚倒是有不少。”
    话音未落,一阵“欧欧”的悠长声音由远及近而来,一道灰黑色的背鳍露出海面,在阳光下泛着粼粼银光。
    “是海豚!”
    =====================================================
    羞(*/ω\*)
    子宫被大鸡巴干开了(高H)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小穴骤然绞紧,男人连忙安抚地拍了拍她:“别怕,海豚很少会主动攻击人类。”
    ……我不是怕海豚攻击我,难道我们又要在动物的围观下啪啪?
    心中羞窘,女孩连忙用眼神示意,周子羡饶有兴致地还想逗逗她,故意不紧不慢地挑眉:
    “什么?”
    大尾巴狼,又装傻!
    “你,海豚游过来了,唔……”
    流线型的身体露出海面,只见一只尖尖的吻就在离孟然一臂之远的地方。海豚的面容自有一种温和纯真的感觉,仿佛一个无辜的孩子正满脸好奇地看着不远处的男女。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雪白的女体,诱人的呻吟,男人的大手紧紧抓握着胴体胸口的高耸,一根长长的棍子从他的下体伸出来,插进玉腿之间。
    哗啦,哗啦……海水荡漾,肉棒的抽插搅动出一圈圈涟漪,随着越来越激烈的肉体拍打声响起,孟然也顾不上再去注意那只围观的海豚,全部的心神都沉浸在了腿间那头巨兽带给自己快感之中。
    “……嗯,嗯啊,别……别插了,浪穴要被鸡巴给撞坏了……啊,好涨……插到那里面去了,呜……不行,真的被,被干开了……”
    “说,然然的什么被干开了?”
    “骚屄,啊哈……骚屄里面的子宫……”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是什么干到子宫里面去了?仔细地说,把我是怎么肏你的一五一十说出来。”
    “呜……肉棒,是子羡哥哥的大肉棒干开的……用龟头,龟头撞然然的花心,啊哈,啊,把鸡巴插进去……好大啊,呜呜,子羡哥哥的鸡巴太大了,骚穴都要被肏烂了……饶了然然吧……”
    “饶了你?然然不想吃大鸡巴射给你的精液了?”
    “……想,啊,嗯啊……然然想吃精液,然然要被子羡哥哥弄大肚子,呜……啊!”
    女孩忽然尖叫一声,花腔一阵要硬生生把阳具榨出汁来的大力吸绞,原来那条刚才在一旁游曳的海豚不知什么时候潜进了水里,竟然用尖尖的吻部去顶撞小人儿正在被肏干的淫穴。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呜子羡,它在干什么?!……啊哈,啊……好烫,不要!……”
    霎时间,浓浊的精浆激射而出,眨眼就将女孩的小肚子灌得鼓胀起来时,周子羡也赶紧抱着她躲开了那条海豚。
    这不长眼的畜生,它竟然……又好气又好笑,周子羡哭笑不得,他博闻强识,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这条观看他们二人交欢的海豚,竟然也跟着发情了。
    =====================================================
    海豚:无辜
    连畜生都想肏你的骚屄(高H)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看来怀里这小骚货的浪叫声不仅能勾引男人,连动物也不放过。一时间周子羡不由有些恼怒,面无表情地瞥了那条海豚一眼,搂着女孩便朝海滩走去。
    “欧,欧……”海豚锲而不舍地跟在身后,时不时地还想试图再用吻部去顶撞小人儿。
    大手啪的在挺翘的圆臀上拍了一记,男人的声音有些哑:
    “小坏蛋,连畜生都想肏你的骚屄,刚刚是不是在心里想野鸡巴来干你了?”
    “我没有……”孟然委屈不已,她才是被吓到了好不好。
    偏偏她这副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实在教男人爱得紧,虽然明知她是无辜的,就想借机欺负。待海水只是没过男人的大腿时,他忽然停了下来。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这个高度恰好能让孟然的身子全部露出海面,湿漉漉的小屁股悬在半空,那条海豚就在水里焦躁地游动着,看着两人性器交合处滴淌下的精水和白沫,红肿的贪婪小嘴努力吞咽着深深插进去的阳具,两颗硕大的肉球露在穴外,挤压间,那糜白一绺绺滴落进海水里,有的甚至落在了海豚的背鳍上。
    “乖,没有野男人在,就让这畜生看看你是怎么被我肏的。”男人的笑声又低又沉,透着难以言说的危险。
    “是不是很兴奋?你猜,刚才它要是插进去了,会不会一下就干烂然然的骚屄?”
    “啊哈,不行,不要……不要让它看了,求你了子羡……呜呜,然然没有想野鸡巴,没有想野男人,然然的浪穴只给子羡哥哥一个人插,做梦也想着子羡呜呜……”
    んΑíτáǹGSんúωú'.てδм
    “做梦也想着我?小荡妇,你不是告诉我,那个男人叫沈墨泽吗?”
    因为一时兴起,孟然给他描述了上一个梦境,原本她只是想逗一逗boss大人的——毕竟他在梦里可是变成了一只猫,谁知现在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是的,没有……然然只给子羡肏过,啊哈,只吃过一根鸡巴……”又是一记大力的深捅,她浑身一抖,喷射而出的热液淋在了阳具顶端。
    周子羡低哼着咬牙,干脆将整个圆头都狠狠插了进去,怀中的胴体顿时如同风中落叶一般颤抖个不停,眼角的泪水瞬间滴落,被肏得哭出来的同时,美人儿上面那个小肉洞也一阵猛烈翕张,一股热尿哗啦啦的洒了出来。
    =====================================================
    没眼看(*/ω\*)
    нáíTAǹɡsнЩǔ(海棠圕楃).てOM
    --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