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上36-37(高H)

      天色晦暗,似有大雨来临。

    祁阳城外那片茂密幽深的竹海里,竹稍在冷风的拂动下奏出波涛一般的呼啸声,林中一栋小楼遗世独立。

    小楼里很安静,桌上的灯烛已不知在什么时候燃尽了,忽然,轻细的呻吟从纱帘后飘出来,伴随着叽咕叽咕的有什么被搅动的湿腻水声,那呻吟时断时续,让整间屋子都蒙上了一层香艳暧昧的色彩。

    地板上胡乱扔着女式衣裙,淌满了淫液的极乐椅就摆在一旁,一长串混着浊白的湿痕从椅子上流淌下来,一路蔓延到了不远处的矮榻旁。

    那矮榻是日常修炼所用,静修时趺坐于上的蒲团早已被浸湿透了。

    少女光溜溜的身子就跪趴在上面,高高翘着的雪臀间是一根粗壮硕大的阳物,她闭着眼睛,小嘴里呢喃背诵着法诀,每背错一句,拿着道书的大手就会落下来,用书页对着她的小屁股就是一巴掌。

    “又背错了,重来。”

    “呜……”

    思绪一片迷蒙,哪里还有精力再去回忆那些复杂拗口的道书,小人儿无力地摇着头,想逃开身后那根粗大肉棒的侵犯,可她的腰肢被男人用手掌牢牢握着,即便他并没有用法术定住她,那依旧是她无法逃离的蹂躏。

    已经是第三天了。

    其实孟然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被玩弄了多久,但太阳落下又升起,通过窗隙间透进来的光影变化,她总算还能勉强区分日子。

    就在这三天间,她的小肚子没有一时半刻是空下来的。

    大多数时候都含着左疏寒热烫的鸡巴,在他射出来之后,他会用疲软下去但粗大依旧的欲根牢牢堵着她的穴口,命令她运转法诀,一边挨肏还要一边修炼。

    如果孟然不从,就会被他狠狠捏她腿间的小肉粒。

    那个可怜的小家伙被又是揉搓又是揪拧着,他还会用舌头故意去弹动那里。原本粉嫩害羞的一颗花珠藏在蕊瓣间,因为被刺激得太过,已经没有办法再消肿回去,只能就那样硬硬的翘着,轻轻呵上一口气,都会又麻又痒。

    至于乳球顶端的樱果,更是不必说。

    小淫核还只是被大手和舌头欺负,一旦孟然背错书又或者修炼不认真,左疏寒就会握着书册扇上来,将那两只奶子扇得摇摇晃晃,又红又肿。

    偏偏他下手是极有分寸的,绝不会让少女吃痛。瘙痒的感觉从乳尖顶端飞快窜上来,让她含着肉棒的淫穴啾咕着又吐出一口蜜液,想要被更粗暴地对待,可又害怕,想要逃离,但又离不开那根大鸡巴的侵犯。

    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的插干玩弄,让她的修为进展飞快。

    以往要花上几天才能背会的道书,因为大肉棒在屁眼周围的威胁几个时辰就全背下来了。以往静修一天,有半天的时间都在摸鱼,此时却因为就在师父眼皮子底下,而且一旦不专心就会被他用欲根狠狠捣弄,让孟然想走神都不行。

    更重要的是,男人的阳精始终源源不断灌注进她的身体里,那些热液滋润着她的四肢百骸,让她每一刻的修炼都事半功倍。

    对任何一个修士来说,这都是件梦寐以求的好事吧。

    修为精进,一日千里,而且,还是用着左真君的阳气在帮她双修。

    是,孟然已经认出来了。每当灌精时左疏寒让她运转的那道法诀,是一门双修之法。

    阴阳双修,原本是件互惠互利的事,与极乐仙宫那等魔门的采补之术不是同一个概念。但因为她的修为和左疏寒实在太过悬殊,实质上他们二人双修,完全是左疏寒在以自己的阳气供养她。

    修士不同于凡人,对贞洁并不看重,更无男女大防,男修肯牺牲自己的阳气来助女修修炼,而且还是左疏寒这样的元婴大能,不知多少女修都盼着这种好事能落在自己头上。

    所以,她应该是高兴的吧……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实力能更强,即便是孟然这种对求仙问道不是太感兴趣的人。

    她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做左疏寒的徒弟实在太勉强了。就像他当初所说,她连凌霄真观的外门弟子考核都没有资格通过。

    所以左疏寒严厉地要求她,给她定下种种规矩,她虽然嘴上说着不乐意,总要讨价还价,其实到最后也全都认认真真执行了。

    她不想被他看轻,做了他的徒弟,也不希望他因为自己被人看轻。

    =====================================================

    弥补昨天的空窗,今天四更o(*////▽////*)

    师父在上37(H)

    书页又一次落了下来,啪的一声,饱满的臀肉一阵乱摇,深深插进淫穴里的肉棍儿也陷得更深了几分。少女跪趴在蒲团上,双手根本就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她只能紧紧揪着蒲团,把整张小脸都埋在里面,断断续续的背诵带着哭腔:

    “……默,默运神机,潜符圣矩,输环……输环十二,周旋三五……师父,不要了,让我歇一歇吧……”

    “然然真的受不住了……然然以后一定会好好修炼的呜呜呜……”

    “求你别再这样了,别再插了……我的修为,就这么重要吗……”

    重要到他甚至要用自己的阳气来供养,把她关在屋子里没日没夜地灌着精,用尽一切手段来折磨惩罚她,就为了让她专心修炼。

    孟然也希望自己的修为能够精进,但她不希望,是用这种方法。

    她就像是一个任人摆弄的布偶,在男人的胯下不停呻吟着,阳气精纯的浓浆一股接着一股,身体里的暖意越多,她心里的委屈和不解就越强烈。

    她知道他嫌弃她,她知道自己确实不够格做他的徒弟。她一直都在努力,不再沾手任何会损伤他名誉的事,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他教给自己的道法,哪怕软磨硬泡磨得他同意自己出门,也从来不是在偷懒闲逛。

    可是这样还不够吗?

    原来这样,也还是不够。

    大手探到她腿间,又一次重重揉捏起那颗红肿的淫核。男人的声音低哑冷淡,没有丝毫波澜:

    “用心修炼,不许再耍花招。”

    “我没有……”

    她没有耍花招,她只是……

    “为师说过,你以前的错误可以既往不咎。但你屡教不改,显然心性已定,品行不端,若不严加管教,只会让你一错再错。”

    话音方落,身下的少女猛烈挣扎起来,左疏寒差点握不住她的腰肢,也让那根还硬挺着的肉棒从她湿哒哒的小穴里滑了出来。

    她回过头,眼角通红:

    “我心性已定?品行不端?我做了什么要让你这么侮辱我?!”

    “是,我是骗子,是小偷!我配不上你左真君,没有资格做你的徒弟!你既然要羞辱我,直说便是,何必打着什么管教的旗号!”

    “反正我不管怎么样也不是你的对手,不是吗?”

    说着,她冷笑一声,声音却隐隐发颤:

    “可惜道貌岸然的左真君,也只是一个威凌徒弟的强奸犯!”

    =====================================================

    怂然怒了【doge

    нAiㄒAΠGSнuЩu(海棠書屋)。℃OM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