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上34-35(高H)

      透亮的温热水液全都倾洒在了地上,有几滴甚至溅射在了左疏寒的道袍上。

    他知道那是什么,从她另一个小肉洞里喷出来的东西,原本应该算是秽物的液体沿着他的指尖滴滴答答往下淌,男人的俊脸冷然依旧,在看着那股热尿从她身体里喷出来的时候,他甚至还按压起了正疯狂翕张的小洞。

    “啊不要……师父,求你,求你饶了我吧呜呜呜……”

    “不行了,啊,又要尿了……肚子里好涨,呜……师父,然然错了,然然真的知错了……啊!……”

    真奇怪,他的心里,竟生出了一股畅快。

    少女满是潮红的小脸哭得梨花带雨,塞在嫩屄里的那根假肉棒还在快速捣弄着,一边蹂躏着她的花径一边往里头灌精。

    他站在她面前,只见她腿间的娇花儿已经全都肿了。一股一股的浊白都堆挤在穴口,她的肚子胀鼓鼓仿佛一个怀胎妇人。上面的小肉洞还在往外喷着热尿,整个赤裸的下体湿漉漉的,好像被十几根鸡巴给轮番奸淫过了一般。

    她总是不安分,总是不听话,如果这样狠狠惩罚过她了,以后她是不是就会乖乖的,乖乖待在他身边。

    左疏寒忽然意识到,他失态的缘由并非她屡教不改,再次重走歧路,而是她从始至终,就没有打算跟他离开这里。

    心脏骤然揪痛,抬起手,他把那根湿得一塌糊涂的假阳具从小人儿的淫穴里拔了出来。

    深深陷进媚肉中的柱体被整张小嘴含得紧紧,甚至连左疏寒都用了几分力道,才听到噗叽一声,被捅开成鸭蛋大小的穴口重新露了出来。

    “啊哈……”克制不住地嘤咛出声,孟然几乎要晕厥了。

    被那根假鸡巴插干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只感觉到一股接一股的浓浆不停喷射进来,身体里仿佛有一头野兽在横冲直撞,捣弄得她的小肚子几乎都要烂掉。

    此时骤然的空虚袭来,她却没有丝毫松了口气的感觉,只觉花腔里传来一股又渴又痒的吸力,穴口还在抽搐着,又是一个湿热的东西堵住了那张嗷嗷待哺的小嘴。

    她头晕眼花之际,看到男人竟然在她腿间半跪了下来。他抓住少女光洁的大腿根,大舌探出,含着小骚屄不轻不重地一舔——

    “唔!……啊哈,不要,嗯……师父,不要……”

    他怎么能,怎么能去舔她那里……不行,那里不行……

    蜜液狂涌而出,穴口上面的小肉洞周围,透亮的尿液都还没有干掉,男人的俊脸就埋在湿热娇嫩的花谷地里,大舌肆虐勾挑,把那些喷香的淫水全都咽进了口中。

    这一幕,透着说不出来的淫乱,却又教人迷醉不已。

    玄色道袍肃重内敛,左疏寒甚至连发髻都未曾有丝毫凌乱。他似乎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模样,清冷出尘,遥不可及。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跪在赤裸着淫靡下体的美人儿腿间,用自己的薄唇去含吮她身上最私密最娇嫩的所在,水声、舔舐声、搅弄声……暧昧迷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还有他间或溢出的沙哑低喘——

    仙人,终于在这一刻跌落凡尘。

    师父在上35(H)

    “求道之途,注定是一条孤独之路。”

    左疏寒从很早之前就明白这个道理,不只是因为修炼需要一心一意,无暇他顾,更是因为当他站得越高,能陪在他身边的人就会越来越少。

    他已经是元婴修士了,寿可千载。就在这几百年间,他经历过父母的离去,同门的陨落,师长的坐化,见证过太多太多的生离死别,一颗心早已不会再起波澜。

    除了这个世界本身,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情淡爱弛,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所以他冷情冷性,对修炼以外的事都不关心。收徒授业,也从来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

    如果不是师父劝他下山,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和孟然结识。但就像是冻结的冰湖中,突然投入了一颗石子,那石子不仅将冰面打破,还在湖面上留下了一圈又一圈,似乎不会消散的涟漪。

    “……唔,好甜……”

    这香甜又温热的味道是左疏寒从未尝过的,埋首在一个女子的腿间舔吃她的嫩屄,更是他连做梦都不曾预料过的事。但是当他把假阳具从那个小肉洞里拔出来时,看着翻露而出的粉嫩媚肉,流淌出来的混杂着许多白浊的淫液,克制不住地,他忽然想尝一尝那里的滋味。

    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事。

    帮她解毒,帮她洗髓,甚至是用极乐椅玩弄她逼她背书,这一切他都能给自己找到合理的解释,唯有这个举动,让他的心思昭然若揭——

    他想占有她,不管是她身体的哪里,看着她在自己的口下哭吟,把骚水全给喷泄给他,这种感觉,竟比修为有了突破还要来得满足。

    为什么总是逼她修炼?大概是他潜意识里,希望她能陪他更久一些。нAiㄒAΠGSнuЩu(海棠書屋)。℃OM

    心头突的闪过明悟,长久以来,那一直困扰着他的异样拨云见日,教他醍醐灌顶。

    原来如此……原来在他的心里,他的小徒儿,早已不再只是小徒儿。

    舌尖勾动,左疏寒触到了花唇间那颗娇嫩的小肉粒,毫不犹豫地便缠了上去。更强烈的酸胀从腿间传来,他的舌面贴着花核滑动摩擦,连整个高挺鼻梁都陷进了肉缝儿里。

    可怜孟然已经因为连续的高潮接近晕迷,下面那张小嘴也几乎要被他喝干。他贪婪地汲取吸吮着,吃完了淫穴里的蜜汁,又去喝她上面含不住的口津。

    大肉棒就着湿粘的淫液噗嗤一声便插了进去,她被按在那张极乐椅上,小屁股底下还顶着硬硬的假阳具。双腿大开着被男人捉住缠在他腰间,肉棒每用力地插干一次,她的小腹就会又鼓起一分。

    最后,他甚至又把浓精全都喷射进了她的小子宫里,激烈的热液不停涌来,身体里暖洋洋的,有一股又舒服又奇妙的感觉在滋生。

    “然然,调动你的真气……按照法诀运转……”

    ……她都已经被他欺负成这样了,竟然还要修炼?少女下意识地咬着牙,心头一阵委屈恼怒。但又迷迷糊糊地遵照了他的命令。那喷射不知持续了有多久,不知不觉,她昏睡了过去……

    =====================================================

    师父觉醒了【doge

- 新御书屋 https://www.xyushu5.com